歡迎您訪問:中國民主建國會遼寧省委員會  |  遼寧民建 關于我們  |   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  聯系民建
會員文苑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會員社區 > 會員文苑

丹誠一片楓霞色 盛業關情無倦時 ——懷念沈陽市鐵西區老政協委員姜建槐同志

作者:張喜安  信息來源:沈陽  發布時間:2019-06-13

光陰似箭,一晃姜建槐老人離開我們已近十年了??伤囊羧菪γ矃s一直銘刻在我的心中,每當憶起他來,頓生一種親切溫馨之感。姜老是沈陽市鐵西區一至八屆政協常務委員,曾擔任沈陽市工商聯執委,民建鐵西區委副主委,沈陽市下雜公司副總經理,鐵西區下雜公司經理。姜老又是一位組織交叉的中共黨員、民建會員、工商聯委員。

我初識姜老是在20世紀八十年代中期,我加入民建組織之后。那時他還是區政協常務委員,并兼民建鐵西區副主委。他給我的第一印象是:身材修長,舉止凝重,面容清癯,目光真誠而和善,說話聲調不高,且山東膠東地方口音濃厚,語氣平和,舒緩而時有頓挫。他經常的穿著是藍、灰、黑三色中山裝而大都褪了色?!≡诿窠ńM織活動中,他經常發言、講話,他的思想政治水平、政策水平高,有大局觀念,實事求是而認真不茍。

與姜老有更多的接觸開始于我兼任民建鐵西區委秘書長之后。我常常為區民建起草工作報告、總結、參政議政方面的意見、建議、大會發言等等。這樣也與姜老增進了個人之間的關系,他主動在言傳身教方面給我以影響。九十年代后我調入區工商聯工作,任鐵西區民建和工商聯兩會秘書長(20世紀民建與工商聯合署辦公)。當時姜老退休前所在單位因產業結構調整,加之后任者經營不善,姜老常常開不出退休工資來,他的子女們也先后下崗。區民建、工商聯兩會領導對他的困境十分關心、關照他到兩會機關做些收發工作。這樣我與姜老朝夕相遇,向他學習、請教的機會更多了。常常在中午休息時間或工作有余暇之時,我就去收發室與他聊一陣子。

姜老向我講了許多省、市、區民建工商聯的重要歷史和人物事跡。比如沈陽市乃至東北地區民建組織的奠基人、紅色特工、中共秘密黨員閻寶航;20世紀二十年代秘密入黨的著名銀行家、新中國成立后任遼寧省副省長的鞏天民;擔任過省政協副主席、沈陽市副市長、省市民建與工商聯兩會老領導、周總理的中學同學、張學良將軍的心腹密友盧廣績;省政協副主席、工商聯副主席、沈陽實業電機廠的創建人馬品芳;沈陽市人大副主任,原沈陽德克儀器廠創建人為我國航天事業作出杰出貢獻的張全;原沈陽市政協副主席、沈陽卷煙廠前身太陽煙草公司董事長、抗美援朝時個人捐獻一架戰斗機的陳子和……。姜老還講了沈陽市、鐵西區民建、工商聯在沈陽新中國成立后積極發展生產恢復經濟、抗美援朝、完成對資本主義工商業改造中做出的貢獻以及改革開放后民建工商聯會員“老牛明知夕陽短,不用揚鞭自奮蹄”“堅定不移跟黨走,盡心歇力為四化"的事跡。這些歷史、人物和事跡讓我有醍醐灌頂之感。

他雖然已經退休了,但是我為兩會寫的文章、材料,也包括我個人任區政協委員期間的提案和任人大代表后的意見建議等等,交稿前都請姜老看一遍,提點看法、建議,幫助把關。有時我把材料給他看,有時我念給他聽。姜老常常是看完或聽完之后,沉思一會兒,然后以他那舒緩而時有頓挫的語氣,慢條斯理地講出他的意見來。他的意見不狹隘、不偏激、不保守也不急功近利,往往鞭辟入里。我為區各民主黨派和工商聯撰寫大會發言期間,也時常到姜老那里請教,交流意見。記得有一次發言稿涉及黨風廉政建設和反腐敗問題,姜老說:“腐敗直接動搖黨的執政之基”。他建議我不把這句話寫進發言稿中,但是要有這個認識。這句話今天看來很尋常,可是在20世紀九十年代,就顯得難能可貴了。

作為一個曾連任八屆常委的政協委員,姜老始終關心著國家大事,關心社會各項事業的發展進步。他退休后,擔任了鐵西民建原工商業者支部(又稱老會員支部)主任。支部每月都有一次日期相對固定的活動,活動地點就設在兩會機關會議室,姜老都是在活動前幾日和會員們溝通好活動的內容,活動中大家講大事,議大事,常常提出有卓見的參政議政建議。為向老前輩們學習,同時也為收集他們的寶貴意見、建議,我總是事先整好自己的工作,參加他們的活動。我為他們準備了茶點、水果,為他們發言做記錄,幫助他們整理建議材料。對此姜老總是少不了感謝的話語。而這在于我卻難得的受益與提高的機會。這里順便提一下,老會員支部的活動還是區民建與工商聯的亮麗風景,老前輩們積極性很高常常是風雨不誤,冬天下大雪,坐不上車,他們走著過來,民建市委原副主委林強{曾任鐵西政協副主席},鐵西政協副主席(原區民建主委)趙紹遠攜同夫人(同為民建會員)雙雙參加會議。

姜老有著誠摯的心胸和剛正的品格,政治立場堅定,旗幟鮮明,對于個別部門領導干部所講的違背原則的話和有損于社會和公眾行為的事,自覺予以抵制。當年國家經濟產業結構調整期間,一些企業紛紛轉制,社會上出現“一元錢起價”、“零字買斷”,狂拋國有和集體企業的現象。對此姜老憂心忡忡,他說?。骸皣?、集體企業廉價注入少數人腰包,這不是改革,是倒退,是對經濟基礎的動搖,是對公眾利益的侵占”。他的話給我留下了極深印象。

2002年初,我在區委機關浴池遇到了原區政協副主席、區委統戰部部長梁懷信同志,梁老向我問起幾位民建、工商聯老同志的情況,尤其關切姜老的健康與家庭情況,他說:“這位老同志真誠厚道,正派且原則性強,值得我們學習?!?/p>

2003年前后,姜老的生活得到一定改善,他主動辭去了兩會收發工作。2005年他突發心臟病,住進省人民醫院搶救治療。在他病情穩定后,我隨同時任鐵西區政協副主席、區工商聯會長的金文同志和時任區民建主委的呂效文同志去醫院看望。老人十分感動,眼含淚花,一再感謝,還愧疚因自己的病打擾了大家正常工作。在場的護士告訴我們:姜老病情轉好后不久就堅持閱讀報紙和學習有關材料,還和醫護人員交流學習“三個代表”重要思想的體會。我的心底油然生起感動:姜老就是這樣不知倦怠,孜孜以求。

姜老的故事難以一時道盡,謹以一首小詩表達對他的懷念并為本文作結:

歲月滄桑喟渺茫,

猶存往事感賢良。

曾臨霽月真情朗,

尚記先生話語長。

意志丹誠如熾火,

品行耿介溢陽剛。

姜翁已歿心還在,

前路勤鞭勵奮揚!


責任編輯:胡自平
怎么培养赚钱兴趣